— dor firn-i-guinar —

日译托尔金

noralulu:

除了致命一击的“大宝玉シルマリル”(精灵宝钻),我们再来感受一下其他日译托尔金的风采吧……【非基于中文优越感的恶意嘲笑,单纯因文化差异及异国语言的陌生化而觉得喜感。其实日译很好,同样反复校订,力求精准,但因语音、用词(尤其是同汉字不同义时)的表达差异,总有挡也挡不住的喜感。

===

中译:跃马客栈
日译:躍る小馬亭
(中译江湖气,日译欢脱感……)

中译:袋底洞
日译:袋小路屋敷
(瞬间有种卡通般的萌感。)

中译:神射手
日译:弓の達人
(借用一教授的话,这叫“光天化日之下毫无美感”……)

中译:巨绿林
日译:绿森大森林
(确定日译不是绕口令么……)

中译:大眼
日译:偉大なる御目
(这扑面而来的中二气息!)

中译:护戒小队
日译:指輪隊(戒指队)
(一眼看过去不像去护戒像去求婚啊!)

中译:双圣树
日译:二つの木(两棵树)
(鲁迅先生说,在我的后园,可以看见墙外有两株树,一株是枣树,还有一株也是枣树。一到宝钻部分,看日译得带防护面具……求有点美感行吗,怎么说也是维拉的地盘啊。我要坚决拒绝读书会小组长让我朗诵日语版《精灵宝钻》的请求,毕竟,一张口“伊露八塔鲁”(伊露维塔)是要死人的。笑死自己事小,毒害群众事大。)

中译:至高王
日译:上級王(高级王)
(我还初级和中级叻!)

中译:宝钻征战
日译:宝玉戦争
(征战双方是黛玉和宝钗么……)

同理还有——

中译:魔戒大战
日译:指輪戦争
(啥也不说了……)

这些天一直沉浸于日文中洲维基无法自拔乐不思蜀,有种打开新世界大门的感觉。日饭琐碎又细致,因而容易抠到边边角角,比如“兰巴斯”这个词条,外部链接还包括一家位于多摩市的以做“精灵面包”为主业的烤面包店,店主是戒迷,店名就叫“树须”。维基的讨论区氛围甚好,问者朴素,答者诚恳,一方求教学习思考,一方传道授业解惑。且日式幽默和日式冷吐槽比比皆是。

前晚严重失眠(年纪大了超过下午四点真不能喝咖啡了),深更半夜在托迷小群里哀嚎,有朋友建议“去看文献”助眠,于是我鬼使神差地,打开了日文魔戒维基(是,我最初只想看看瑟兰兰同学在日文维基里是如何被诠释的,让自己的花痴在日文的中洲世界里暗度陈仓),结果被日译和日饭的清奇脑洞给笑精神了,最后清晨五点左右睡着……(最初把我笑精神的那个词,就是“活発な春”。中文的“蓬勃”,用日文来表述就是……“活泼”。我稍微想象了一下活泼的大王,有点无法直视……)

我英语渣,日语是我除母语外最亲近和熟悉的语言,看日文版的中洲相关资料,别有一种混搭风情。本源是英语,表达是日语,而接收方,是中文母语。这让我想起11年在首尔看自家女神演莎剧,原作是英语,舞台上讲日语,字幕打韩语,我有种作为一切的他者而存在的感觉,又有种世界幻化成好几种样貌呈现的惊喜。异文化的交流与沟通是件多么神奇而令人激动的事啊!【停,情怀雅灭蝶。在“袋小路屋敷”词条的讨论区里有日饭写“读了中国人的二次创作作品,那里面译作“袋底洞”,我觉得这译法还蛮有感觉的。”看到这句话,我有种难言的小感动。

和N多版本的中译类似,中洲世界的日译也有不少版本,并在不断修订。

比如“咕噜”,日译初为ゴラム,音“高拉姆”,近英语发音;但最近修订为ゴクリ,音“高哭力”(笑),和英语发音相去甚远,为何?修订解释曰,ゴクリ是日语对咕噜发出的那种喉音的拟音表达,所以对咕噜作此本土化转译。这就好似我们把猫叫声拟音为喵喵,而日语却是釀釀。

翻译是个难事,要做到董桥老爷子说的举案齐眉花前月下太难了,大多都似袁筱一老师所言,被原文压得死死的,偶尔遇到个敢和原文调情的,真是恨得牙根发痒。前一阵做本书,译文神采飞扬信马由缰,充满表演性,于是我也犯了难,对对原文,基本脱轨;看看意思,又无甚乖离。我左右为难进退不由,不知该大刀阔斧地删削,还是放任自流地驰骋。

题跑得有点远,回来继续说维基。

这几天都在维基讨论区流连,他们的氛围感染着我,对词条的……钻研精神也吸引着我。当然,瑟王(译为スランドゥイル,也有点长……日饭简称スラ様。ET简称エルスラ←没人问你ET!)词条的讨论区里,也有妹子旁若无人地放着粉红泡泡,并有人以相当的专业精神回应着粉红泡泡。到目前为止,瑟王词条最长的一个讨论是关于“如果电影《霍比特人》制作上映在前,那么考虑到这个角色的人气,应该也会让他在《魔戒》中出现的吧”。回答五花八门,笑死个爹。

为什么跑题又跑到花痴的方向去了。

不过看日文中洲维基对我来说真是一种非常独特的感受,这是第二种异国语言诠释的中洲,体现着第三个民族(相对于中国和英国)对中洲的解读和思路,与我们用中文的解读,既同质又异质。大家目标相同,终点一致,但抵达目的地的方法手段姿态,却完全不同;而且,因为他们也是非英语国家,奔向中洲的路途,也非直线。这太好玩了!这不是在他人身上照见自己,而是在他人身上看到另一个运作相似的世界。虽说殊途同归,但毕竟途殊风景异,乱花迷人眼,天凉好个秋啊!(这是什么混搭!)

看来要在日文语境的中洲世界徜徉好一阵。有空翻译点他们讨论区的话题,非常欢脱。

评论
热度(36)
  1. dor firn-i-guinarnoralulu 转载了此文字